Tag · 音乐

「可我会永远喜欢你的,这和时间没关系,我想」

每每到年末,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人度过。通常的仪式是看一部电影,有几次是用手机录音,对自己说一些想说的话,存储起来,借以日后怀念。一年三百六十六天,发生了许多事情,大大小小。目前的状态是,我会花很多的时间回忆过去,回忆过去的许多事情,玩过的游戏,看过的动漫,拍过的照片。好像未来只会越来越糟,经过大脑滤镜美化后的回忆,无限向往。真的无比想要回到过去,无比想要回去。

“是的。他一直对将有什么消失这点耿耿于怀,其实何必那样呢?任何东西迟早都要消失。我们每个人都在移动当中生存,我们周围的东西都随着我们的移动而终究归于消失,这是我们所无法左右的。该消失的时候自然消失,不到消失的时候自然不消失。比如你将长大成人,再过两年,这身漂亮的连衣裙就要变得不合尺寸,对Talking Heads你也可能感到陈腐不堪,而且再也不想和我一起兜什么风了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只能随波逐流,想也无济于事。”

“可我会永远喜欢你的,这和时间没有关系,我想。”

– 「舞!舞!舞!」

阅读摘要 | issues #1

Complex life may only exist because of millions of years of groundwork by ancient fungi

在 hacker news 看到这样一则评论:对于 Fermi paradox 费米悖论的一个解释,死去的有机物通过数百万年,在这个星球上形成了丰富的化石燃料。因为这些石油化石资源的丰富,我们才能进入工业时代,才能进入电气时代。但有人反驳,即使没有这些化石,但只要存在了生命,就会有能量源,不管那是什么,就能帮助机器运转。

Why specialization can be a downside in our ever-changing world

作者认为专业化, 10000 小时理论,更倾向于在一个 kind or simple 的环境里发生。而事实大多数人所面临的环境都是极其复杂的, wicked 。重申了行动要优先于思考,并引用了 Herminia Ibarra 的话「We learn who we are in practice, not in theory」。最后,他认为让我们避免陷入自我的 cognitive biases 认知偏见的,是「science curiosity」。

分类

标签